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适应人群-当前页面

为什么医生不让吃灵芝孢子粉?

共有:151人关注分享 栏目:适应人群

导读: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说穿了,不是瞧不起,而是不会瞧!

医生在临床医学上的局限太大,只是千百年来形成了一种固有思维模式,让医生们把临床医学当成了医学的全部,岂不知,医学包括四个概念,即营养医学、保健医学、预防医学和临床医学。

那么,临床大夫在临床医学上根本没有研究营养医学和保健医学,或者说,他们不知道保健品是什么,他们知道的只是药品,所以,他们怎么能接受保健品呢!殊不知,人类的生存延续靠的是保健品,而绝非是药品。保健品是什么呢?保健品就是五谷杂粮之精品。比如“灵芝孢子粉”是灵芝的种子,蕴含了灵芝的所有遗传物质,功效成分是灵芝的数十倍。

医生怎么看保健品?近日,健康时报联合国内更大的医生论坛进行了调查,共有1230名专业医生参与了调查,认为保健品“还不错”的仅占6%,高达75%的医生认为我国保健品市场“十分混乱”。40%的医生认为保健品基本没什么用,更有24%的医生认为某些产品反而对身体有害。所以,有45%的医生的态度是“瞧不上”;49%的医生感觉“一般般”。

就医生自己使用保健品的情况而言,31%的医生根本没想过用保健品;41%的医生“偶尔用”,25%的医生表示“坚决不用”。

医生不认同保健品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保健品影响治疗的情况时有发生。由于某些保健品的夸大和不实的宣传,加上人们普遍有“是药三分毒”的理念,以至于不少病人放弃了规范治疗用药,把保健品当药吃,结果是花费昂贵还耽误了治疗。

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神经内科王拥军教授曾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向媒体呼吁,有些脑卒中的病人,在康复的过程中放弃了效果明显且价格又便宜的治疗药物,如预防血栓形成的阿斯匹林,而选择价格昂贵但对治疗没有什么效果的保健品,致使卒中复发。

此外,如果患者向医生咨询某种保健品,30%的医生因为“不了解”而让患者自己决定;55%的医生则不向病人推荐保健品;3%的医生避而不答;7%的医生对保健品“非常不满,叫患者"千万别用”。

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教授对病人有关保健品的咨询,就总是三缄其口。因为他面对五花八门的保健品,既不知道这些保健品的功能,也不知道它们与治疗药物间会发生什么反应。他认为对于治疗疾病,药物的疗效是依据临床实验的结果得出的,而保健品的作用通常没有临床实验做支持,或者只是一些理论推测,所以无法给病人明确的建议。

医生和保健品“不对路”

不难看出,医生排斥保健品,主要是担心干扰正常的治疗,尤其那些质量不合格的保健品。但其实医生相对于保健品,原本就不存在“对等”关系,在保健品选用问题上寄希望于医生,本身就有问题。

“医生是以治病为己任,面对的是病人;而保健品本来就不以治病为目的,它主要针对未病之前无病的人,所以医生不认同保健品是很正常的事。”中国保健协会秘书长徐华锋指出。

医生更多的仅是从治病的角度排斥保健品的。面对保健品时,多数医生其实显得很茫然:30%的医生因为“不了解”而让患者自己决定是否使用;31%的医生根本没想过用保健品。但百姓对保健品往往持有治病的心理诉求。保健品往往与体弱多病的人联系在一起,这就和治病靠得很近,仿佛成了一种辅助治疗,很多人更是习惯于将保健品使用的决定权交给医生。

“然而,医学和营养是相对独立的,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学科。可是在我国,营养学一直都没有建立独立的、系统的和完整的学科体系,一直以来都被纳入医学的体系,作为预防医学的分支学科。

营养学的设立一直偏重于对疾病治疗和医学提供支持,都是为医学服务,为治病服务。而营养学本质上更注重于为健康人在饮食与食物利用、营养摄取和健康维护方面提供指导和服务。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我国却被混为一谈。”营养学博士、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食品与营养系副教授柴巍中指出。

柴巍中博士曾留学美国和欧洲多所大学从事营养学研究。他介绍,营养学在国际上从来都是一个独立的学科体系,其主流是为普通大众健康人、食品的生产与加工工业服务。日本的营养学实践性很强:一日三餐如何吃,妇女、老人、儿童如何吃,病人如何吃等等,分得非常细。但我国的营养学却很少谈饮食,与治病靠得太近,与百姓日常饮食离得太远,才有医生观念影响百姓营养决策的情况。

“ 即使美国,也只有不到6%的医生受过营养学训练。”中国保健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中国医药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西木博士援引《别让不懂营养学的医生害了你》一书内容指出,由于不懂得营养对人体的作用,医生更短命。据一项估计,在十几年前,美国医生的平均寿命只有58岁,远远低于普通人(70~80岁)。

营养保健正在被认识:

其实,在提高病人免疫力方面,很多医生并不反对病人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适当使用质量有保证的保健品。调查显示,30%的医生认为保健品有一定的作用。甚至有3%的医生认为保健品可以作为辅助治疗的好选择,3%的医生“经常使用”保健品。有些医生已经认识到治疗疾病的武器不仅仅是手术刀和药片,还有合理的营养与健康的生活方式。

北京医院神经内科主任陈海波认为慢性病患者吃一点保健品对身体有一定好处;北京军区总医院肝胆外科主任于聪慧博士认为,术后不能吃饭的病人通过保健品补充一些营养素,对术后恢复很有帮助;北京安贞医院心血管12病区主任周玉杰教授也主张,对预防疾病而言,并不排斥保健品的作用。只是三位医生一致强调,所用保健品必须是正规厂家生产的、质量有保证的,而且仅限于保健作用,不能把保健品当成药吃。

除了保健品“不治病”、对保健品“不了解”之外,医生反对保健品,还源于我国保健品自身的问题。调查显示,75%的医生认为我国的保健品市场“十分混乱”,没有一个医生认为“良好有序”,25%的医生觉得产品“良莠不齐”。接受调查的医生认为我国目前的保健品普遍存在夸大宣传(56%)和掺杂激素或药物成分(26%)的问题。

此外,还存在无权威机构的认可和货真价不实的情况,此两项分别占16%和2%。对此,徐华锋分析认为,我国保健行品业自身的不成熟和市场的不规范,是导致医生对保健品“不感冒”的重要原因。受医生以治病为主观念的影响,我国很多消费者在心理上对保健品的定位存在偏差,有着治病的诉求。这种情况在上文中已做了分析。

目前保健品的这种低信任度,是我国保健品市场非理性因素作用的结果:人们潜在的对保健品“治疗效果”的高期望值为一些保健品夸大宣传以及添加激素、药物等不规范行为提供了土壤;企业为了牟利而迎和消费者追求“治疗”效果心理所做的夸大宣传更是非理性的,不仅将保健品定错了位,误导了消费者,由于公众高期望值和保健品低效果的落差,还使公众对保健品失去信心。如此形成恶性循环。比如,为追求利润,很多企业把精力和资金主要用于迅速占领市场,而不是用于产品的科技投入,使得我国很多保健品的科技含量并不高。

西木博士指出,“中国企业家们如果不能在品牌和研发方面苦练‘内功’,那么面对国际上同类产品,无论在品牌还是质量的比拼中,也许终究难逃短命的结局。

不过,这是一个新兴行业发展之初常常遇到的问题。保健品在中国从20世纪80年代起步,至今也就20多年。随着人们健康知识的增加、观念的调整和纠偏、企业生产和销售行为的规范,人们的购买行为也才会趋于理性,保健品的定位也才能最终回落到它应有的位置。而市场理性了,企业竞争才能有序进行,夸大宣传的行为也将会减少或消失,产业便得到发展了。


© Copyright 2019 lingzhibaozifen, by www.yaowu.org Powered by 灵芝孢子粉的功效与作用- 灵芝孢子粉品牌指南
备案号:鲁ICP备12000549号-1